『指尖流沙』

糙人一个,表跟我见外。

贴帽子的原因大家猜。猜中我开…………
car。

看图预测剧情:伏见把八田安全送出后欣慰?一笑。

然后和他爸1V1开怼?。

和看小说时想像,阁楼要 明亮干净许多。

沉闷(一)

  衍生 Lost Small World,时间线在伏见投入SCP4 初,TV第一季之前。被新出的PV重燃初心。唉,又给个基佬搞得心神不定。

===================

  

     通常进入十一月中旬,温度会适度下降,摆脱东南季风籍由海洋带来的潮湿,有种难得的清爽。但入秋以来,绵密的雨就一直未停,气压低得让人无精打采,整个环境都有种潮乎乎的粘腻。宿舍楼门外的公共走廊湿气弥漫,道明寺他们倒饶有兴趣的在瓷砖墙壁上用侧起的手掌做起一个个脚印,和自己脚下的相对应。

   地面上,墙壁边。

 

      “啧~”伏见不自觉的扯开衣领,如果不是领用住宿用品,自己是绝对不会和他们一列的。

      连孩子气的天真都算不上,根本就是十足蠢蛋的行为。

 

       “啊,伏见。”秋山向后转个身,看到那个微弯的身影招呼道:“走廊尽头右转是备用品领用室。”从伏见队员到伏见。算是试用期考核通用,老实说一开始还真有些刚入职的新人戴着一顶“新入社会员”的帽子加以区分,不过没什么实际用途——进入职场的都是成年人,还需格外照顾什么呢?

 

 

     “等会儿换件衣服去道场?”

     “嗯,昨天输得不甘心?”

     “喂,那是谦让好不好……理解下前辈的苦心很难吗?”

      “……”

      伏见打开门,迅速的关上。周围的吵杂如愿的消失了。

      挂着沉重晶体状门牌被搁在鞋柜上,与木质结构摩擦出一种另一种粘腻。

明明可以用终端机解决的电子打开设备,Scepter4确像是极力保留一种传统似的:用着钥匙,挂着门牌。淡蓝色的长条状晶体上刻着自己不去留意的号码,出门还要留意的将钥匙挂在大厅接待处的前台上,再翻着出勤或是出张告知牌,一切都那么循规蹈矩。

 

 

      一样的无趣。从一个圈子,到另一个圈子。

      浴室的花洒也是,甚至连打开方式都是旋转的。灯光下镀铜的表面闪着暗沉的光。

      冲完澡后伏见甚至懒得擦干头发,湿辘辘的头发服贴在额前,将眼镜重新戴上时就后悔为什么不一早打开冷气机。

      潮湿,闷热,加上浴室还没挥散完的雾气,伏见的焦燥无法缓解,干脆将冷气机的温度调到最低,风口也弄到最大。看着终端机上新闻的推送,强迫自己入眠。

 

      只有这时,左肩下疤痕就会传来刺痛般的痒。好似自己小时候烧掉的蚁巢,成为灰烬又怎么呢?弥漫的焦臭味和如今的痛痒无不提示着那想了断的过去。冥冥之中,火的作用就是让自己终结一些事情。明明成为了灰烬……都结束了。


       “臭猴子,把话说清楚,不然……宰了你!”美咲怒气冲冲的冲过来。滑板借助火的热力突然变得像一个悬浮在街道上的飞船,但美咲却灵活的在飞船上驰行,眼睛闪烁着烈焰的光,有那么一瞬,伏见觉得自己会被烤化的——那一定是梦了。

 

     是梦的话就尽快结束,相同念白,无趣冗长。眼睛极力睁开就行,要不迅速起身也行。不过是在阁楼上,起身太猛的话容易撞到头。伏见还是“攸”的直起身,准备头顶的痛击。

       深夜的Scepter4的宿舍非常安静,冷气机也停止了运转,只有终端机的信号一闪一闪。

       伏见弯腰摸索着遥控器,温度还是不够低。吸着水气的床单皱巴巴的暴露在没有月色的空间。

       习惯是残留在大脑里,还是身体早就形成条件反射呢?上方那个逼仄至面孔的屋顶已经在宗像来临的那个夜晚告别了。

       那个阁楼,那个希望上锁的房屋,最后还是和自己曾经的居住地一样。丢掉。无趣的就丢掉。不过习惯还是未遂人愿,伏见慢慢躺回床上,耐心等待天明,再过几小时,乌鸦会先叫的。


                                               TBC~

战狼2的一些碎碎念

感谢京哥,让漫威和我国无缝衔接了。
看见叉骨叔就忍不住脑补九头蛇大战PLA之类的。

当然不需要美队了,我们国旗就是最强的盾。

要是正冻着的冬兵被叛军强行唤醒和ZF军大战,(反正都在非洲大陆)罗杰斯护妻心切加入乱斗,加上我国的血债血还,钢铁侠的私人未了恩怨,这剧本够酸爽,还要啥妇3呀。

绣春刀修罗战场影评

   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了第一部,当然会看第二部。

     每部的女主闺名都含“妙”,可惜没沾上“妙不可言”半点光。或许遇上沈炼算一分。可惜导演又偏爱直男备胎的调调,加上他莫名挨黑枪体质,小人物乱世本来就苛且,结果生活还有憋屈和远方。陆文昭应该最有发言权,不想就这么活着,换个活法——生生在修罗场立个flag,这活法换汤不换药,处心积虑还是兔死狗烹,最后明白了,通透了,摸摸丁妹妹的脸——未及,又豪情万状的杀出去,却临了一个垫背的都没拉上。逆行、悲愤、无视、践踏、蝼蚁一般的被淹没。每一个慢镜头都是嘲讽,是眼泪,是权势交织的黑色幽默。总想着换个活法,换来换去却是冲卷的浪花,连大吼悲啼的权利都消失。

   没有人是权利的宠儿,陆文昭总想着杀这人灭口削那人干净,反正不会轮到我身上,怎么就有这么天真的自信呢?

    还有魏千岁,是不是熹宗宠爱有加疼爱过度,也产生了谜样的自信,任谦恭的信王那么折腾自己的身价,还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醒醒好不好,那是你未来的上司唉,提前攒人品不是难事。官场险恶,宦海沉浮,唉,说道底还是书读得少了。

    沈炼就干脆多了,我有多大本事就逞多大能耐。做好本职工作不要被别人抢饭碗,单身贵族一人吃好全家吃饱,养个猫还兼报警功能。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CALL就助这么一次就惹上大麻烦。凌云兄真是官僚阶级质朴代表,临快升仙了才说是魏忠贤的大外甥。我说红贵大外甥你TM不能早亮底保身吗,非要技痒和沈炼玩个1 VS 1,结果玩S自己了。沈炼理所应当的背锅,单恋的画师估计是属鱼的,单溜不要太顺畅,看大幂幂跑得娇嗔涟涟,一步三回头的,就这样还愣是追不上,严重怀疑北镇抚司公务员沈先生的职业水平。

      所以你看导演刻画的人间修罗场——大隐于朝,魏千岁占满了,没别人活的地。

         官场全是小本本,一言不合就掏——笔,说你爱说的,记我想记的。

       当个画师寄情山水也是叛党,当个和尚六根清净也是叛党。

       民不聊生,官不自保,夹尾巴做人不行,夹尾巴做狗还不行。得,杀吧!

       然后贴心小棉袄裴纶上场了。

       爱吃的人运气都不会差。这个圆脸“和气”为兄弟跟沈炼过不过的裴纶虽然也沦陷在百褶裙下,但好歹是共患难,共生死,共……算了,没啥好说的,这厮也福大命大活得坦荡,除了小本本有些口水味没啥不好,他是全剧笑点担当。冲着那又搞笑又好吃又吃刀必插的性格,不讨喜很难。

      还有那个看守经历司的小太监,明明自己也不大,对着沈炼一口一个“小家贼”的叫得欢。

      又忙着对打还要顾着吹火,看着都辛苦,档案存放室明显要防火防盗,偏安保系统人员的武器却执火办事,明显安全业务不过关,要不就艺高人胆大,结合魏公,陆千户,北斋先生都对相方有种莫名自信,这点自信胆大也就微不足道了,还帮了沈公子省了引火线,一举两得。

        最后朱由检大殿外长守,那个远景空目,加上吊桥前二番厮杀。权利的交接从来就不是顺风顺水。大明王朝进入最后的阶段。这也是崇桢黑得最惨的一次。估计日剧导演应该很爱看他和魏公演对手戏那一幕,直白的变脸术,《FIRST CLASS》中的变脸切换实在太低级,低在现在我都念念不忘,任何相关场景都关爱起来吊打一番。

     上位皆踩万骨枯,且行且珍惜。

     历史的车轮仍滚滚向行,有些人活着,也有些人活着。

     以下是个人感观部分:

      片头的河道,石桥,恍恍忽忽疑似和《少年锦衣卫》窜场了。

      还有经历司的那个打斗场景,开头明显借签《浪客剑心》真人版宗次郎的缩地功了。

《一个人的遭遇》简评

@希尔瓦的办公室 

  一时隔三年后的某一天,又在我欲痛割腿肉之时,餐车翩然而至,端上的不是速食,短打,PWP,而是VIP的豪华大餐,幸福就是这般不期而遇,惊喜又感动。

 

我舔文好久,不写点什么,对不起这种突如其来的喜悦。

 

文章以莱维斯的成长铺出主时间轴,其间穿插大量倒叙与回忆,上篇不遗余力描写贵族们的日常,加上油画,项链和哮喘的发作,娓娓道来的平稳总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果然下篇渐入佳境,比起上篇过多场景奢华的描叙和对白的稀缺,下篇倾泻般情节的开展,解剖般对话与过山车般的转场,直让人沉迷其中,大呼过瘾。

 

而看过《时间疗法》的各位,应该熟识作者的这种文风,伏笔在上,包袱在下。

《一个人的遭遇》说是一个人,却不是同一人。

病娇贵族兄妹加上温驯男仆竹马,上演一出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的20世纪初俄国贵族狗血史。

概括来说就是我爱他,她爱我,他爱她。

当然最后这圈子转不动了,三个人太挤,二个人又太做。但那样的年纪,那般美好的年华,没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

整篇文章中,托里斯是最大的惊喜。他即不霸道总裁又不腹黑狠辣.无比贴合国设.不偏不移.却偏偏意料之外,让人无法去恨去怨.

 

文中的托里斯,温柔耐心好脾气,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老实却不木讷,甚至有种爱恋中的胆大妄为,他不为阶级所困不为地位所扰,无欲则刚.斩杀兄妹二人轻而易取,只不过时间没能给予少年反思的过渡,大家都肆意妄为地挥霍情窦初开的年华,等确定答案时,才发现原来各自向对方奔跑,却越离越远。交集总是充满错误与伤害。

 

 

贵族傲慢浸在骨子的伊万当然不讨喜——针对无产阶级的我们而言。

不管是莱维斯还是其它下人,统统都是物件般的存在.你天生为我服务,还要服务得优秀.

鬼迷心窍还是日久生情,他居然看中了托里斯。

 

也许托里斯确实能把坏脾气的伊万照顾得无微不致.让人产生错觉,他不是因为工作而照顾我,而是因为我而照顾我,因为我而迁就我,包容我。久而久知,我习惯这种方式,这种情感的存在。

 

那是一个贵族式的感情施舍,伊万将它当做爱情。

 

屈尊降纡的爱上一个男仆,托里斯不仅不受宠若惊诚恐诚惶的接受。还胆感另爱她人。

 

对,居然爱上的还是我的妹妹。WTF?

 

那日和煦的阳光,青绿的草坪,繁密的大树,树下的少年追逐一个懵懂的爱恋.

这一刻是撕裂的开端.伊万的“爱情”尚未开始便被扼杀。

而娜塔莎,托里斯,他们还串通一气,将这一刻定格、画像。唯恐天下不知般的展示在大厅上。

可之前,托里斯还覆行“硬得起来”的承诺和伊万在房间里好一阵不可描述。

结果又戳中了娜塔莎那狂恋的爱,当夜,她说服、威逼托里斯。两人其实真纯洁的躺在一起,我认为的。

 

来呀,互相伤害呀。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娜塔莎可以趾高气扬的面对托里斯,而伊万却意外的在他这儿碰了壁,

三个人畸行的扭曲在豪宅中上演爱恋情深。贵族就是这么矫情。

 

 

托里斯挺了下来,内心强大的人无可战胜。他得感谢远东的那场战争。

是的,从爱得自负到爱得自私,让伊万仓皇逃避,他未经此事,不知何解,只能做个情场逃兵,在军营里放肆自己,但又不甘心,带着托里斯虚度光阴。

 

平日里可以干脆的回绝妹妹的爱意,但现在却不得不当成她的替身,酒是打破禁忌的万能符,可托里斯用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开启,他让伊万卑微又懦弱。能拒绝他的所爱,却得不到他的爱。

裂痕越撕越大,伊万带着托里斯跳进深渊。他尝试去修补,但托里斯扯开更大的口子。

反正互伤是斯拉夫的传统。伊万义无反顾,他拖着托里斯,后者也许还在思考,如果多点时间,一切都会平复。可惜青春的张扬与时间的修复总成反比。错误越拉越大。

 

你我各自用力靠近,还是交错而过。

托里斯在教堂里质问伊万的那段直让我起身致敬,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爱,简.爱、卡西莫多、伊丽莎白……托里斯在这一刻终有灵魂。

伊万却消灭了他。

布拉金斯基家族可以没有爱情,却不能没有自由。

比起托里斯那方温柔的小天地,伊万选择了自己的祖国(多残忍的国设贴合)。

娜塔莎负气出走,托里斯重伤孤身在教堂,伊万独行在白雪覆盖的列车上。

至始至终,均是一个人的遭遇。

相聚,分别。

列车驶上另一个开始。

PS: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

托里斯失忆了。

伊万服务于布尔什维克的祖国。

可以让一战时的米粒坚登场了。

正好托里斯失记,在英国待过,会英语,会俄语。有管家的技能,凑巧照顾初来东欧的阿米,然后遇到伊万,又是一番酸爽的大三角呀。

关于近期冷战组

怎么啦,不就翻个墙逛了下盾冬,一回头,满城的露米,来个米露呀,搞股清流好不啦。拒无差。

@箱漫   一个坚挺的米露大手。

我还要靠看文满血写评呢。

各位文豪们不要大意的用文砸我吧。

关于漫威的一点碎碎念

我不会离开冷战组。只不过一不小心掉了漫威盾冬的坑。

好酸爽。又是从MAD入教的。看来视频安利的确是个大杀器。谢谢奥夫大大。

谢谢各位神之剪刀手。感受到万万分之爱,唯有献出膝盖与金币以示虔诚。

 

从来没这么掉进一个热圈,官方有糖,宣传有粮,同人更是各种play眼花缭乱,足够让人挑三还四还能有余裕。一下就能吃饱到嗝,幸福来的突然我不知何时能从这大坑中爬出去了。

 

  然后,LOF是个好地方,虽然TAG有乱用,但搜到好文不是问题。

  B站,一定要配合弹幕撕B看视频,港真,个人好像有点爱观战的怪僻。大三角,红白玫瑰什么的,怎么早先没发现漫威原来可以这么基,这么玩,这么能让粉,路人,各大手日天日地日三观。

 重点说同人文,也许年纪大了,早年的那种唯粉,可拆不可逆什么的,都被岁月X成了狗飘扬而去了。

 

 本来就是同人,所以不管放飞,OOC还是什么ZZ正确,各家都有自由发挥的权利,你写我看,三观不合就按X,挂墙头的嗜好还是没有的。

 

  本来就人生苦短,所以看到贴吧或是某些论坛一堆上贴前的规矩或条条框框,我会立刻头皮发麻,拔腿走人。是的,我就是一个无组织无纪律的缩于同人底端兼伸手党的废材,所以以下感想均是个人的碎碎念,如果占TAG了,或伤害CP党了,或有引起撕X言论的不当言词,请一笑而过。原谅我使用一下这个无赖的招数吧————“我穷我有理,我弱我占先”!

 

 

引言结束。

 

 

在天涯上看过一个漫威的贴,有一句话印象深刻,大意是:别人家都把反派打S或抓进监狱,他家倒好,反派是用来娶回家的。

哈哈哈哈,可乐S了。

发际线是漫威反派亘古不变的选角标准吗?

不管怎么样,感谢选角那位独到的眼光,冬兵的人选太厉害了。我的观影顺序是复2,MAD队2,队1,队3。

 

嗯,系列电影的确对路人不太友好。尤其是漫威家的。精典台词梗懂得自然热泪盈眶,不懂的自然匆匆略过。但GV界出队3的宣传语已改成I`ll F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接下来是can do this all day 。

 

又方又好笑,整个人都不好了。ALL盾。罗有容同志辛苦了。

 

然后天涯的关于漫威的贴不是太多,回复最多的也就8页左右。楼主弃了,但还是8到了384的冬兵,好开森。基妹那儿就开始掉线。未能召唤成功。还有一热贴,但后面全掐,前面8的还算中肯。唉。

 

闲情。一言难尽,任何时点,任意时间,你进闲情的首页,肯定会飘浮着跟漫威相关的贴,内容五花八门,比干,李涛,花痴,安利,引战,挂人等,总有一款适合你。

因为从未涉水过闲情,所以一直路人壁上观,感觉是混着天涯的狠毒,猫扑的人来疯,贴吧小学生的认真拧吧和豆瓣一脸人来事的综合体。集正常友人与疯狂对家的战火之地。热闹得不要不要的,玻璃心粉真心慎入。

 

AO3,随缘居。不熟。不评。在LOF上的链接去AO3看过文。

 

嗯,总体说,从日漫跨到欧美圈,缩至漫威这个囤,感觉整个审美向都要重新洗涤一遍了。

萌盾冬对我个人而言还是一个奇怪的契入点是APH。

美队和阿尔弗,384来自东欧罗马尼亚,我的脑洞控制不了的会代入冷战组。

CE的空军扮相和MMD中冷战期的阿米,加上娃娃脸的384,这种联想根本有毒。我缓冲了近二个月,仍未甩掉,只好继续放飞。

 

文,重点说文,真是太TM解馋了。

双性,生子,ABO,抹布,性转,拉郎,NTR,RPS……唉呀我擦,都玩成这样了我有什么理由不吃饱喝足。一种扫文扫出文荒的饥饿感早成历史,现在的我是躺在高高的谷堆上面,看写手们奔放的自我放飞。没事,我不事儿妈,你们尽管飞,我全接。

 

要么怪冬兵的人设不太容易刹车,要么怪384眼角风情与整体有种微妙的反差萌。

 

可塑性实在太强,所以管不了脑洞都是能理解的。

 

在LOF上印象深的作者有狗血味的酸糖浆,每一篇文能值得舔,神与狼之国,拉郎的火王子,还有一篇关于监狱路人抹布的文,零散的脑洞集,不过第三节真太TM精彩了,枪,蒙眼play加上心理描写,整个故事就两个人物却也有种这是一出大戏的感觉。

 

之由,关于监狱文的长篇。只是巴恩斯的描写后面感觉稍走点型,算了,一千个人心中的哈姆雷特。

 

还有女装play什么的,喜欢的人尽管去看吧。

 

还有一篇关于叉冬,盾冬的强制命令。看完后森森怜爱叉骨大叔。

文中关于月光,关于电筒光亮的投影和体位的变化,无不暗示一种无可挽回却在此时此刻真实于我的意境。搞得我自己都不由自主开个脑洞来个呼啸而至的火车:让叉叔对着队长大吼你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但我呢,我现在只剩下这个冬兵了,你却还要夺走!

唉呀这事,太羞耻太狗血太琼瑶.

 

总之这文棒透了。

 

文笔好就是任性,感觉就像美人傲娇耍脾气。受不了也甘心忍着。哈哈。

还好佳文想到再写……

不知道有没有人通过看我推过的文去拜读的,如果有那就太开森了,至少我发现我还能有安利的职业可走,哇哈哈哈.

果然是跟APH相关的。

近日,“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被爆出一等奖获得者、江苏某中学高三学生王某的作品涉嫌(存在)抄袭,引发关注。值得注意的是,该... http://m.guancha.cn/Education/2016_05_08_359450.shtml

这则新闻,怎么说呢?有文化的流氓做了一件文艺的宣传?

不管怎么样,伊万就是对的。

完了,我好像陷得太深。

音乐被称为最好的疗伤药,希望对于一座饱经战火的古城亦如是。据俄媒报道,俄罗斯著名指挥家瓦列里·格尔吉耶夫管理的马林斯基剧院交响乐团,5月... http://m.guancha.cn/Third-World/2016_05_06_359327.shtml